Site Loader

“不知这位英雄在说些什么,老朽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你,可莫要血口喷人。”

那老人家连忙闪躲百相的指点。

而后者却偏要指着老人家说话,两人来来回回,颇具孩子气。

“你这老家伙又在这里装模作样,我跟你讲,这叶天可是我的熟人,你要是敢坑骗到他的头上,到时候不要怪我不轻饶你!”

百相言语之中虽是满是威胁,可是却没有露出来丝毫的杀气,倒像是玩笑话。

“莫非你认识他?他是我先前在墨山之上所捡来的,他似乎失忆了。”

叶天说道。

而百相听到这个解释不由一愣。

“失忆了?”

那老者也点点头。

“老夫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,只记得在那处黑暗空间里面醒来就见到了这位公子。”

百相有些狐疑的望了望老者又看了看叶天,对后者道。

气质美女曦曦

“你发现他的时候是在哪里?具体怎么发现的?”

而后叶天又将具体怎样减到老人家的情况,向百相说了。

当听到这老者是在一个散发剑气的山谷之中捡到的,百相不由一笑,一手指着那老人家连连道。

“这是罪有应得呀,不曾想你这个老家伙还有这种境遇,真是活该!”

“你莫非真的认识他不成?”

叶天又问道。

等到百相笑够了之后,他才缓缓道出这枯槁老者真正的身份。

而当这老者的身份曝光以后,叶天直觉震撼。

就因为这老者曾经有过一个外号——“剑神”!

曾经在鬼界之中,除了各大领域的领主之外,其实还有不少天才人物到达天道境界,有的甚至比这些领主拥有更强大的实力。

而当初的天山峰祖师就是其中的佼佼者,当然除了他以外,还有其他不少闻名于修行界的人物。

这人送外号“剑神”的老人,自然也算是其中一位。

只是这位剑神的名声却不太好,空有一身修为与高超的剑道技巧,但是整日里却只知晓四处行骗,还说什么这才是他真正的道,至于剑道不过小道辅佐而已。

也不知晓这话伤了多少人的心,毕竟有许多人曾经被他只以一剑的威力就折服了,而对方却极度嚣张的说,见到不过是小道辅佐而已,如此一来对他们的打击岂不是成倍的增加。

而叶天先前所说那个山谷似乎是被谁一剑劈开来,应当就是这位老者当初所做的,只是不知晓后来发生了什么,他竟然自己坠入了自己所劈开的山谷,而且还失忆了。

至于为何百相会对这位剑神老人如此熟悉,自然是因为当初他年轻的时候还被骗过,不过后来两人冰释前嫌,不再斤斤计较。

一位当上了一代领主,一位不知为何原因在修行界上从此销声匿迹,两人之间的恩怨自然不了了之。

如今眨眼之间过去了如此多年,能够再见到当年的故人,自然是什么也比不上的,至于那些陈年的恩怨早就被放下了,何况也算不得什么大事,只是当初年少轻狂的百相心中放不下一口气而已。

听白相说完这位传奇老者的故事,叶天甚至还有些不敢相信。

他先前将能量传递给老人的时候,并没有发现对方体内拥有能量波动。

“那是因为他在那里留着的时间太久了,体内的能量早已经干涸,若是让他再修炼一段时间的话,说不定也能恢复成巅峰时期,到时候我就可以跟他打一架,来出出这口恶气。”

百相说道,有些摩拳擦掌的意味。

“老朽可是一把骨头了,比不得英雄,即便你先前说的是对的,如今也折腾不过。”

老人家听完对方讲述自己的故事,却没有显得太过惊讶,这就让叶天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一直知晓,只是在跟自己演戏而已。

“你这老家伙可不要妄自菲薄,虽然说你的德性不怎么样,但是你的实力却还是不错的,哪怕是有些不甘心,但我还是不得不承认,当初的实力确实不如你,不然也不会忍气吞声。”

百相说道。

“不过现在可就不一定了,你已经老了,但是我还年轻,嘿,等你恢复记忆了,我可一定要与你大战一场,到时候你可莫要说我欺负人。”

那老人连忙摆手推辞,他已经失忆了,自然没有了当初的自信。

“不曾想这位老人家的来头如此巨大,在下也恰好是修习剑道的,不知可否能指点几分?”

叶天一听说对方剑神的名头,并且巅峰时期的修为竟然比百相还要高,一时间也有些见猎心喜。

“都说了老朽如今已经失忆了,只不过是一个平常的糟老者而已,又如何能够指点公子?”

老人家颇为无奈的摇头道,摊开枯槁的手掌。

叶天叹息一声,一副颇为可惜的模样。

“失忆了又有什么关系?不是还有我在吗?只要给我些许时间,只要你没死,我就有办法让你恢复到巅峰战力。”

百相拍着胸脯道。

虽然说当初剑神的名头在修行界之上并没有几分可信度,并且还曾经骗了他,可是不知是出于旧故的原因,还是白相心中有一份连自己都未曾感受的对剑神的敬佩,总之,他如今颇想要帮助老者恢复记忆与修为。

也好圆了当初他想要与对方酣畅淋漓大战一场的心思。

“这……倘若是真能恢复,那老朽就先行在此谢过。”

老者也知晓失忆不是件好事,若是有人能够帮助他恢复记忆,甚至达到对方口中所说的那种高度,那他不过就是要陪对方打一架而已,怎么看也算是自己赚了。

“你需要什么东西,尽管跟我说,天阴阁的宝库之中应当还有不少,若是没有的话,我可以再去别处想想办法。”

叶天说道。

他这可不算是不问自取,毕竟倘若帮助健身恢复了修为的话,兴许到时候还可以把他争取入自己的阵营。

而若是他这边再多一位天道修为的强者,那胜算可不止增加一星半点。

“他只是失忆而已,我刚刚看了一下,身体并没有受到什么很严重的损伤,兴许是当初修炼走火入魔导致的,只是要疏通体内的经脉,替他打通任督二脉就好。”

“打通任督二脉?”

这种叶天只听说过却从未见过的治疗方法,倒是引起了他几分好奇。

“就是用特殊的能量替他引导体内的经脉,让其能量能够正常运转,你先前喂他一颗丹药都要帮助才能消化,应当就是筋脉的问题。”

百相说着,又面向老人。

“你这老家伙现在我帮了你,那你后面可得帮我,我可不是胡乱做好人。”

“那是自然,老朽虽然失忆了,但是知恩图报这种事情还是知晓的。”

“但愿吧。”

白相说着,直接一只手拍在老者后背,动作有些迅猛。

而当老人家忽而猛喝一声,从口中吐出一口浊气,一时间不知风起于何,老者稀疏的长发飘零。

叶天在一旁看着也算是为他们护法,若是出了什么异样情况也可以帮上忙。

他对于白相可是深信不疑的,毕竟对方生活如此多年,也知晓不少的隐秘之事,曾经利用这些事情也帮助过他许多次。

而那老者肉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饱满,原本枯槁的皮肤如今变得有了弹性,而一长老脸一瞬间年轻了十岁一般,虽然依旧苍老,可不像先前那样宛若一具干尸。

这种情况持续了许久,那原本完若枯槁的老人终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。

那双原本无神的眼睛里忽而迸发出一道精光,让那一直在远处观看的九位伏羲氏都吓了一跳。

在刚刚那一瞬间,他们宛若面对的不是一名老者的目光,而是一道冲天而起的巨剑,那一件锋锐无比,仿若能将天空都劈开。

不过也好,在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,一瞬间之后老者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只是整个人的精气神就与先前判若两人。

“好了。”

百相表情有些疲惫,可想而知,方才帮助一个天道修为的人恢复伤势,他自己也损耗了不少。

“先去休息吧,这位前辈让我来照顾。”

叶天道。

“不必,老朽可不是什么病怏怏的老人,老朽乃是一代剑神!何需你这小辈来照顾?”

那老人说着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,眼中的凶光又露了出来,一瞬间让外人的感觉就好似一柄冲天的利剑,随时都会刺伤自己。

“你个老家伙给我消停一点,刚刚帮你恢复伤势,现在搞得我虚弱得很!”

白相说着,毫不客气的一脚踹了过去。

而后者原本是一代高人的模样,却被如此直接打破了,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。

“你这小辈!想当初你初出江湖的时候,我就是你前辈,如今过去那么多年了,我依旧是你前辈,你对前辈就是这副态度?”

老人很是恼怒,既然他一身衣裳早已褴褛,可是方才被踢的那一脚,还是让他很没面子。

Post Author: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