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时间流逝,渐渐的那十九颗树木从枯萎的样子慢慢转化,生机越来越多,其树干底部更是恢复了本色,缓缓地向蔓延。

这一过程较为枯燥,王墨一边保持天神之力的涌入,一边右手抬as在眉心,轰鸣之下,祛黄炉幻化而出,飘在其身前。

这祛黄炉可大可小,此刻只有十丈之大,其内一片浑浊,隐隐传出声声尖啸,王墨一心二用,双手掐诀向此炉一点。

顿时这祛黄炉内浑浊消散,展现在王墨眼中的,则是那炉内一片黑色的毒海,海水死寂,不起半点波澜,其冉更是存在了大量被毒染的信仰之魂。

“炼!”王墨右手在前一指,毒海仿芳燃烧,发出闷闷轰鸣,更是起大浪,形成了大的漩涡,轰轰旋转起来。

“此海是那泰勒法人诡异的舌头毒化而出,更蕴含了梵音魔君的信仰之魂,我炼化之后,当为一件威力强大的毒宝!”王墨神色平静,展开炼化。

那祛黄炉内的海水咆哮越加距离,其内无尽信仰之魂更是发出阵阵凄厉的尖叫,那声音极为刺耳,可被祛黄炉阻隔,传到外界已然轻微了不少。

轰鸣不断,渐渐地,从这无尽毒海漂浮大量的黑雾,这些黑雾是海水炼化的气体,渐渐弥漫了整个祛黄炉。

只不过这些黑雾无法消散,唯有越积越多,最终在雾气积累到一定程度后,赫然间竟成了一片片黑云,滴滴黑色的雨水从其内降临,落在了海中。

这一幕,似成了循环,但实际,在海水转化成雨水之时,却是少了很多,这些少去的毒水,并非凭空消散了,而是凝聚在了一起,使得这海水内的毒,更浓!

不多时,祛黄炉内的黑云越来越多,雨水也如倾盆落下,引起了海浪轰轰,在王墨不断地炼化下,慢慢的海水越来越少,三天后,整个海面尽管不断地降雨,但仍然下降了近半。

那海水的颜色,已然是黝黑一般,甚至就连仙识都无法穿透,其内的毒,更为可怕。

清纯女孩的香闺芳香十足

眼看没有什么异常发生,那毒海始终在被炼化,王墨放下心来右手一挥,立刻祛黄炉内毒海消散,幻出了另外一界。

这一界内,也是弥漫了无尽海水,只不过海水的颜色为紫色,其内蕴含了诸多极为难得的信仰之魂。

灵族人的身体,盘膝坐在那海水底部,双手掐诀之下,正疯狂的炼化这些信仰之魂,试图将他们部改变,为他奉献自身信仰。

在灵族人身后,有一尊巨大的雕像,那雕像正是其灵族的灵神像,双臂环绕,这雕像散发万丈光芒,凡是被光芒笼罩的信仰之魂,却是都神色露出迷茫与挣扎。

更有不多的一些信仰之魂,似已然被改变,奉献自身的信仰被人吸收,灵族人的面色一片红润,隐藏着激动。

王墨看到这里,微微皱起眉头,这些信仰之魂属于梵音魔君,想要将他们改变,即便是灵族人也需很长时间,王墨虽说不急,但在这古墓内,若是能让灵族人加快吸收,成功的踏入大能之境,对王墨来说帮助极大。

沉吟中,王墨分出一丝仙魄融入祛黄炉内,骤然间,但见在那炉中紫色海洋的空,王墨的身影幻化而出。

“墨奴子!”

一声威严的话语,在这祛黄炉内回荡,那盘膝坐在海底的灵族人双目猛地睁开,露出狂热的恭敬之色,其身子一跃而起,在海面轰鸣下,直接飞弗在王墨数十丈外,灵族人双膝跪在半空,低声道:“墨奴参见主人,不知主人召唤有何事需墨奴去做!”

王墨幻化而出的身影,冷冷的望着人,许久之后缓缓开口:“我赐你一术,以你的修为,想必可以很快学会,以此术,尽快融此地信仰,迈出真正的大能之境!”

人猛地抬头,眼中狂热更浓,他一生修仙,为的就是成为大能之境,可惜碍于信仰,终身止步,眼下别说是他被王墨南柯与祛黄炉炼化,就算是没有这些,若王墨能给他这种莫大的造化,他也一定对王墨吩咐之事心甘情愿!

只要大能,不惜一切!

王墨右手抬起向前一指,顿时便有一道烙印直奔人眉心,人没有丝毫闪躲,任由那烙印轰的一下深深地穿透额头,进入到仙魄之内。

“融术!此术你尽快感悟!”王墨收回目光,对于收服人,他极为满意,有祛黄炉与他的种种手段,倒也不怕对方可以叛变。

“若是能再遇到一个处于大能之境,有灵族人配合,战之不难若是可以擒住炼化再成为一个墨奴”王墨忤然心动下,仙识所化身影消失在了海面天空,回到了其本体内。

与此同时,在这古墓外,绝煞豹族大汉踏着其五阶墓台,一路势如破竹冲过了无尽安气,渐渐距离其目标,越来越近。

“不远了,再有三天,我就可以到那里!若我能得到九片这种叶子,配合我族神通,就可使得绝煞豹法永久留在身边,封其归路,为我所用!到时候,我修为尽管还是一境初期,但却是大能一境初期中的最强者!”那绝煞豹族大汉眼中闪过兴奋,操控墓台速度越来越快了。

灵族人被王墨赐予融术,身一震,身子渐渐沉入海底,他本就资质过人,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半只脚踏入大能之境。

这融术,数个时辰后已然被灵族人完了解,尽管并未如王墨般深透,但融合这些没有了主人的信仰之魂,还是可以做到。

祛黄炉内那海洋剧烈的卷动起来,轰然间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漩涡,那漩涡的中心,正是灵族人,他此刻双目露出奇异之芒,施展王墨赐予的神通,展开了迅猛的融合。

王墨在祛黄炉外始终盘膝而坐,不断地运转杀神之力滋养那十九课树木,此刻这些树木一眼看去已然没有了枯萎的样子。

焕发磅礴生机的同时,那树枝开始有了生长树叶的迹象。

收回目光,王墨右手抬起向旁一扫,储物空间撕裂幻化,他向内一抓,便把封印的那封族少女抓出。

这封族少女相貌尽管并非绝伦,但仍然很是秀美,一头黑发下俏脸苍白,双目死死的闭着,有一股怯怯之色隐现,让人望之,便会不由得升起怜爱之意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在把对方从储物空间取出之时,王墨便略松了一下封印,使得这女子苏醒,但她却始终闭着双目。

此刻听到王墨的问话,这女子睫毛轻颤,缓缓睁开双眼,她的眼睛很美,黑白分明,但此刻却是充满了慌乱,咬着下唇,不敢去看王墨。

望着对方,王墨脑中不由得浮现了另外一张脸,同样的慌乱,同样的怯怯,不同的,是那另外一张脸的眼内,有倔强与仇恨。

“与师迩腥很像”王墨目光渐渐冰冷,缓缓说道:“叫什么名字!”

“秒芍”这封族少女声音带着颤抖,低声说道。

“妙芍倒是一个好名字,你之前死了两次,为何还能存活下来。”王墨平静的问道,有一股自然而然的威压,从他身散出,笼罩这少女。

“我是梵音魔君侍女,你将我擒住,魔君定会杀你”少女咬着双唇,抬头望向王墨,其目中的怯怯仍然存在,被她强行压下。

“他进不来古墓了。”王墨缓缓开口。

这少女一听此话,顿时面色更为苍白,她本就是个机智之人,王墨的这句话所代表的含义,立刻就被她听出。

“不可能!!魔君分身不可能被杀!”少女惊恐之下,就连声音也都尖锐起来。

王墨冷冷的望着少女,没有解释,而是右手一翻,便有一枚玉简在手,直接扔向女子,贴在其眉心,有关梵音魔君死亡的一幕幕画面,顿时就出现在了少女脑海中。

这少女是梵音魔君的亲近之人,对于梵音魔君的神通知晓很多,玉简内的画面真假,自有判断。

少女的面色越来越苍白,那玉简内的一幕幕,她不难看出这是真的,在对方与泰勒法人的联手下,仅仅是分身且被压制了修为的梵音魔君,没有存活的可能。

尤其是被泰勒法人夺舍的一幕,更是崩溃了少女最后一丝幻想,让她整个人颤抖起来。

“我的耐心有限,若你不回答我的问题,我会读魂。”王墨声音渐渐冰冷,他知晓一些封族的诡异,故而没有直接读魂,而是要先瓦解对方的心神。

少女眼中恐慌越来越浓,她明白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脱困的可能,其主人都已经死亡,断去了她的退路。

“你我之间本没有深仇大恨,即便你追杀于我,但我也杀了你一次,可以抵消,若你配合,我不会杀你,甚至放了你也不是不可以!”王墨缓缓说道。

“我封族族人有三命”少女沉默片刻,低声开口。

“来自什么神通!”王墨目光一闪,立刻问道。

“不是神通,我封族族人在初生之时,都会被族中长老带去祭祖,祭祖之后,一生便有三命在身。”少女抿着唇,轻声道。

“不知死活的东西,还敢瞒我,你自己找死,休怪王某!”王墨眼中杀机一闪,右手突然抬起,直接拍向少女天灵。

那少女抬头神色露出无尽恐惧,声音带着尖锐,嘶哑急声道:“我没有隐瞒!!我族族人初生时眉心没有任何印记,唯有祭祖之后才会获得族印,有了族印后便有三命!”

王墨右手在少女天灵三寸处停下,冷冷的盯着对方。

“封族封印之术,是如何施展出来!”

“祭献生命,开启族印,会从族印内溢出先祖之力,来进行封印”那少女恐惧中急声回答。

就在其话语出口的瞬间,王墨右魂,崩溃的心神,几乎无法,其记忆瞬间就被王墨部一扫而过。

以王墨如今的修为,足以做到读魂而不伤魂的程度,把少女的记忆部知晓后,他目光一闪,右手抬起在这少女眉心一抹,在其身子一颤下,就把这少女眉心的印记生生的抓出!!

Post Author: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