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看到这一幕,白天羽不免产生了一些疑惑。

如果要是强硬的攻击力量的话,白天羽白天羽就敢于以自己的力量,与对方进行对抗。

但是眼下来看,这个粘乎乎的东西,就好像是一个淤泥一样的玩意。

甚至白天羽能够想象到,如果要是自己随便触碰的话,很有可能会被对方所束缚。

处于一种本能,白天羽在那团血雾扑过来的瞬间,直接一个急行闪避,从原地往后闪退过去,顺利的避开了那团血雾的覆盖和包裹。

看着白天羽面对自己的绝招而四处躲避的样子,奥兰多·卡乐迪的内心里忍不住一阵窃喜道:“臭小子,有本事你不要逃,和我正面进行交战。

看你能否抵挡,和破了我的这团血雾。”

“哼——”在听到奥兰多·卡乐迪的话后,白天羽显得有些愤愤不平,内心里可以说是非常的不爽。

不过,白天羽也不会傻到,就这样在听凭了对方的一句话后,就无脑子的朝着对方的攻击招式冲过去。

就算是强大的野兽,在没有搞清楚对方的攻击和招式之前,若是随意冒然前进的话,也会掉进猎人或者是对手的陷阱之中。

为了取胜,白天羽接连以身避开对方的攻击,尽管奥兰多的血雾攻击看起来十分诡异。

但是却始终无法捕捉道白天羽,等同一切都是无用。

简单少女阿桃清纯可人

如此一来,也是的奥兰多有些焦躁不安。

而奥兰多也为了能够让自己的招式抓住白天羽,所以尽可能的开口,想要以自己的言语,造成白天羽的迷惑,从而跌进自己的陷阱之中。

在怎么厉害的招式,也只有打倒对手才可以,不然的话,强大的力量,在对手面前,无法击中目标,就等同是一种表演无用。

而眼下的情况就是如此,奥兰多的攻击不断朝着白天羽的身上袭击过去,但是从头到尾却没有击中白天羽一下,甚至连白天羽的衣角都没能碰到。

其实并不是因为奥兰多的攻击太弱,速度太慢,毕竟奥兰多可是卡乐迪的亲王。

要是没有点能耐,也坐不上这个位置,一切只是因为白天羽的身手和速度,实在是太敏锐了。

以至于在奥兰多的招式,不管如何强大迅敏,却始终无法击中白天羽。

对于这样的情况,奥兰多内心里不由得一阵恼怒。

不得已连番对着白天羽进行挑衅,想要激怒白天羽,让白天羽正面对抗自己的攻击招式。

在奥兰多来看,只要白天羽肯放弃躲避,正面和自己进行交手,那势必会被自己的绝招所击中。

到时候任凭白天羽有多大的本事,也不可能破得了自己这一击绝招。

毕竟,曾经多次在血族家族势力选拔之下,自己的这一个绝招,都多次让自己在比拼中夺下优势。

可以说至今,还没有能够在自己的这一招‘血之迷杀’中脱身或者是取胜。

看到白天羽始终在自己的绝招之下来回躲避,让自己根本没有进攻得手的机会,奥兰多终于忍不住恼怒道:“没有胆量的家伙,看来你们华国凌霄阁的古武者,都是这样的懦弱之辈。

就你们这样的能力,也敢来我们牛牛国,攻击我的家族?”

听着奥兰多的话,白天羽:“呵呵,激将法是吗?

对于实力不济的人,你用激将法,我也就不说什么了,对于我这样的高实力人员。

你也敢用激将法激我?

你还真的挺自信的啊。

既然如此,那我就陪你玩一玩,看看你这个绝招有什么厉害的。”

奥兰多听到白天羽的话后,显得特别的特意,甚至掩不住一种兴奋地色彩,就好像是自己已经得手了一样。

不过,就算是有了奥兰多的激将法,白天羽也没有傻到直接冲过去,就这样与奥兰多的绝招进行碰撞。

而是闪身到一旁,紧贴着一侧的墙壁,靠在墙壁边缘一侧的石像面前。

只见奥兰多的‘血之迷杀’,依旧继续朝着白天羽的追击过去。

眼看着就要追击到白天羽的时候,白天羽突然一个闪身,那‘血之迷杀’来不及调转方向,直接扑向白天羽身后的雕像。

将整个一人多高的雕像给包裹起来,顿时好像一个吞食兽一样,将那整个雕像,吞噬了一大半。

更为可怕的是在后面,随着那‘血之迷杀’将石像包裹后,居然开始一点点的腐蚀,几乎相当于是某种烧酸一样,很快便将那石像一点点腐蚀。

看到这一幕,白天羽不由得皱起眉头,不禁暗自庆幸,自己刚才么有那么鲁莽的动手应战。

不然的话,以自己的能力,就算是想要对战那‘血之迷杀’,身上也得掉下一层皮来。

“呼——”眼看着那‘血之迷杀’,感觉狩猎错了目标,又或者是感觉到石像的味道不是那么好吃。

就立即丢下石像,再次朝着白天羽的方向扑来。

白天羽见状不敢大意,连忙朝着后面退却,可是在退了数步之后,就听到后面的一阵打斗声音。

原来白天羽已经退到,小白交手对战的范围内。

要是在继续后退的话,怕是就要扰乱了小白的交战。

当即白天羽不禁皱起了眉头,不过转瞬间,一股想法在白天羽的脑海中闪现。

面对那扑面而来的‘血之迷杀’,白天羽的主角浮起一丝笑意,显得颇为自信。

不过,因为白天羽此刻正被那‘血之迷杀’所当着,所以远处的奥兰多也看不到白天羽脸上的色彩,跟不知道白天羽此刻的神情如何。

不过在看到白天羽避无可避,甚至将要被自己的‘血之迷杀’所包剿,奥兰多内心里显得非常兴奋。

在奥兰多来看,只要自己能够干掉这个实力最强的白天羽,那么剩下的几个家伙,就不足为惧了。

而且还有一点,自己家族这一次折损这么多人,一旦让血族总会的人知道的话,肯定会对自己进行指责。

甚至还会因为家族的损耗,导致其他家族的人,对自己进行打击和欺辱。

Post Author: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