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最新网址:.

“这个,两杯,还有这个蛋糕。”我点了两杯最贵的咖啡,还有一块蛋糕点心,加起来一百多了,然后我就看见胡婕的脸僵住了。

我看着她,假装不在意,表面平如止水,内心一阵大笑“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笑话!我刚赚了四千块钱,请两杯小小的咖啡还能让她把我比下去了?当然了,一百出头她不是请不起,她还没穷到那个份儿上,不过高就高在这个数是她付的起的但却很肉疼的。

女孩嘛,每个月总有点儿钱花在化妆品、衣服、小首饰之类的上了,再加上这个女孩不是别人,是她胡婕。买点儿面包零食,喝点奶茶饮料。她从知道我有这个本领到今天约我,连一整个周都不到,我就不信这一个周她能攒下来多少,就算以前有,她又跟父母要的,我估计也不会多,一百出头,够她哭的了。

“怎么了?约我出来,是打算和我表白吗?”我先开口问道,当然是以一种开玩笑的口气。

“当然不是,”她一脸“你够了”的表情,嘟着嘴看我。

我俩经常开玩笑,每次她借钱还还不上的时候,我都会开玩笑地说“要不你以身相许吧。”我俩都习惯了。当然了,也许对于我的内心深处来说,这句话不是开玩笑。

“那个……我就是想,就是……”可能是因为一个周了我也没答应她,她可能也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我看她这个样,心说“这得什么时候能进入正题?”就跟她说:“想什么啊?又不跟我表白,又不说干嘛,看来不重要,我玩手机了哈。”

“哎别,那个,我想说,你能不能收我为徒,教我那些奇奇怪怪的法术。”

果然,被我这么一吓,她直接进入了主题。

纯美糖糖小妹的明媚春季

“……奇奇怪怪的法术?法术可不奇奇怪怪,都是有大用处的,有的还能救命呐。”

“对对对,就是这样的法术,教我好不好,不用特别厉害的,普通的就行。”胡婕的眼中似乎都有了星星了,一闪一闪的。

我靠在椅背上,抱着胳膊看着她,我不知道她感觉怎么样,反正我自我感觉是挺有范的。

就这么看了她有十秒钟,我才说话:“糊糊啊,当法师可不是闹着玩的,法术不是用来害人的。”

“我像是那样的人吗?!”胡婕听了我的话立刻反驳道。

“你不是那样的人……哦,谢谢,放这儿吧,但你专干那样的事儿!”我也继续说道,这时服务员已经把点的东西端上来了,我说的话也正是被他打断。

“你……我……”胡婕被我说的一时语塞,竟也无法反驳我,吐了吐舌头才说:“我保证不捉弄人,真的,教我吧。”她又开始撒娇了。

“少来,你我还不了解?就知道捉弄人、恶作剧,我才不助纣为虐。”说着我喝了口咖啡,跟她说:“这咖啡挺好喝的,你尝尝。”

胡婕可能也是急了,听我这么一说,下意识的就喝了一口。行了,咖啡她是喝了,只要我一结账,这人情就算欠下了。

我看她喝了,就进一步引诱:“糊糊啊,不是我不教你,你现在鬼路未开,不知道其中险恶,所以才会觉得好玩,但如果你学了法术,鬼路开了,那些你以前没见过的、没听过的、没遇见过的,都会接踵而来,很危险的,你是女孩,咱俩交情又这么好,我哪能害你。”

“我不怕!”胡婕立刻说道,“上次不管是在外面,还是在天台,我都经历过了,已经有了思想准备,你别担心了。”

“这不一样,那是寻仇,他死了就没了,但一旦入了这行,这些会一个接一个,不会完的,你就算不怕,你也经不起折腾啊。”

“不是有你吗。”她这句话说的理直气壮。“有你在就没事了,你可以教我些不是很厉害的法术啊,那些什么又能打、又厉害的你会就好了,到时候你保护我,我可以当你的辅助啊。”

我看着她,一秒,两秒,三秒。

啪!我在她头上拍一巴掌。“你这什么逻辑?你还要不要脸了,我教你,完了我还得保护你,你咋想的这么美呢?还理直气壮的你。”

她一下低下头,笑着没说话。我看也差不多了,就问她:“你真的不怕吗?”

她一听似乎还有转机,一下子来了精神了,小头“蹭”就抬起来了,眼里闪着光,猛点头:“嗯!”

“我再说一遍,一旦踏上这条路,你会遇到的是吃人的妖怪、害人的鬼魂、邪魔外道的修行者以及数不胜数的怪异事件,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,你确定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哪怕有我保护你,他们也有办法把你我分开,然后对付你,也许不会给你来个痛快,而是折磨你,用最恐怖的方式吓你,你确定吗。”

“嗯,确定。”

我长叹口气:“唉——好吧,三遍了,你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,你不必拜师,我们也不算是师徒,我教你一些小法术,你练好就好。”

“嗯嗯嗯!”胡婕连连点头,眼神中掩盖不住的兴奋。

“因为你不是法师,不会自己创造法力,所以必须由我传授给你,不过……这,人太多了,我刚才看了一下,二楼的厕所不错,我们去那儿。”说完没管胡婕,直接起身往二楼走。

我知道共入一个卫生间会让人想到一些不好的事,尤其是这种明确的分了男女的,一旦被人看见,打死都解释不清。但是呢,我也没有强迫她,我没叫上她就直接自己一个人走了,她要是想跟上就跟上,不想跟上前面那些算我没说,教法术这事儿也就算了。

但是,她跟上来了,或者说,她果然跟上来了。

早在我跟她说话问她那些问题的时候,我就用了策天术算好了接下来会发生的可能性。所以我才知道二楼有个卫生间,而且此时没人,更甚至在此后的十分钟内都会没人。所以我才知道她十有八九会跟上来,而且我知道,当我做了那些事后,她并不一定会生气。

我到了二楼的卫生间门口,进了大门——自然是男生那边——进去看了看,确实,几个隔间都没有人,我就选择了其中最里面的一个,打开门,等着她。

她几乎就跟在我后面,我刚打开门就到了。还是那样,我不叫她,自己进去了,门虚掩着,不关,她要是不进来,那还是那个事儿,之前的当没发生。可是,她进来了。

这个咖啡厅环境还挺好,卫生间装的也不错,墙都是瓷砖的,白亮亮的,隔间门上也不脏,也不是小广告什么的,很干净。里面是马桶,自动冲水的,后面的墙突出一块儿,上面放着空气净化盒,散发着香味。整个卫生间不仅不臭,甚至有点儿清香。

我靠在一侧的墙上,看着胡婕,胡婕红着脸进来了,随手把门关上了,还懂事儿的锁死了。说实话,一般这个情况真的是女生比较害羞,关门不是主动,是真怕有人过来开门羞死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我不直接开始,先问问她。

“啊?我……”胡婕明显是吓着了,声音特别小,而且似乎很柔易受惊吓。

我看她这个可爱的样子,也不再忍心逗她了,说道:“准备好了就背过身,双手抬起来,抬高。”

胡婕脸更红了,不知道我要干嘛,低着头红着脸十分僵硬的转过去了,把两只胳膊抬了起来。

“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可爱呢?”我这么想着,双手前伸,各伸出食中二指,从左右抄过去,十分灵活的点在她的两个……腋窝上。

……失望了吧……这句话给那些心理思想很脏的人。

“啊哈!”胡婕没想到我要这么干,一下子就笑了出来,我早就知道,在她身后小声说:“别出声,想让人发现吗!”

但其实我是知道的,十分钟以内,不会来人。

不过胡婕显然是不知道的,而且对她来说这句话果然有着奇效,胡婕听了之后立刻闭上了嘴,忍着这一阵一阵传来的痒感。我呢,倒也知足,知道要是太猛烈了,她就算是想忍也忍不住,就没用太大力气,就是食中两指,在胡婕的腋窝下,隔着衣服一下一下的画着圈。

我知道,这可能是变态行为,但是想让我俩兴奋,还不能太出格,这种玩笑的方式已经算是很好的了。

我知道分寸,尽管胡婕穿的是短袖,她抬起胳膊袖口就在我手指位置往上一点儿,但我不伸进去,不直接跟她有身体接触,毕竟腋窝真的不是谁都能碰的。

我们在这里面呆了十分钟左右,我知道这期间是不会有人的,不过这个时候我倒是玩心大起,再用策天术一算,却是发现,马上就会有人来,而且似乎还有连贯作用,在此之后,每隔几分钟便是会来人。

于是,我打消了立刻停止的想法,而是继续下去,只是为了照顾她的感受,力道轻了点儿而已,让她也暂时放松了下来。

不过,每当周围几个隔间来人的时候,我就会加快一点手上的速度和力道,让她虽然会很难忍耐,但还不至于迸发,而且这样会更兴奋一点,法力传输的也会快一点。

又十分钟过去了,我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估计胡婕此时已经麻木了,而且应该忍笑忍得嘴上的肌肉也酸疼无比了。

“你休息一下,我先出去。”我跟气喘吁吁的胡婕说道,打开门,确认没人后出去了——我可不想让人看见我俩是一块儿出来的。

出了隔间刚到门口,我心中突然有一种怪样的感觉,下意识的没出门,躲在门后,爬头朝外看,门外,站着一对穿着黑衣的父女。

最新网址:.

Post Author: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