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和面时,在面团里加入的“灰”,实际上是碱,却又不是普通的碱。

用戈壁滩所产的蓬草烧制出来的碱性物质,俗称蓬灰,加进面里,不仅使面有了一种特殊的香味,而且拉出来的面条爽润透黄、筋道有劲。

和面之后,放置一段时间,再进行溜条,揪成两厘米粗、筷子长的一条条面节,或搓成圆条。

随后,就是极有画面感的拉面过程 。

“要不让我试试??”杜学斌主动举手要求。

“可以啊,记住要领,拉面的速度要快,拉出的面条粗细均匀,而且不能断裂。”乔智放缓手上面条的速度,告诉众人细节。

杜学斌在乔智的指导下尝试拉面,没拉两下就断了,“算了,我还是不添乱了,等我学会拉面,天都黑了。”

乔智笑道:“我记得你和李梦甜在电视剧里扮演的可是个包子铺老板,没想到面食的功夫没有学到位。”

杜学斌知道乔智做了准备工作,哈哈大笑,“要我调馅料,捏包子,蒸上几笼可以,但让我拉面,还真是不行,没有个几年的功夫,学不成,徒增笑料。”

最终还是得自己来干这个活儿,乔智手握两端,两臂均匀用力加速向外抻拉,然后两头对折,手心上翻,使面条形成绞索状,同时两手往两边抻拉。

旁边的工作人员鼓起了掌,乔智尴尬一笑。

自己不像是在做饭,像是在表演杂技的猴子。

棕色麻花辫美女梨涡浅笑绿色短裙白皙皮肤写真图片

向晚林站在旁边抱着泡枸杞的热水杯,表情凝重地感慨,“拉面的确是个技术活,”

乔智将面条放入锅中,稍煮一下即捞出,面条光滑筋道,柔韧不粘,放入熬煮了数小时的牛骨汤,在最上面加入牛肉片,撒上翠绿色的葱沫子,“第一碗好了,谁先吃?”

杜学斌迫不及待,自告奋勇,“我来,我来!”

李梦甜笑道:“刚才杜老师累坏了,肯定很饿,就让他先吃被!”

杜学斌先喝了口汤,只觉得浑身上下被疏通了一番,忍不住暗叹,“舒服!”

面汤清淡,带着浓郁的牛骨香气,一丝一缕的香味儿冲进喉咙,一股气向上升腾,一股气沿食道而向下,瞬间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。

夹起一筷子面条,微微带着黄色,筷子的热气袅袅升起,引的杜学斌来不及仔细观察就“吸溜吸溜”的吃了起来。

一口咬下,面条被牙齿咬断,一根一根的面条给牙齿带来强烈的阻碍感,嚼劲十足,但切断了藏在面条里的面筋,就在也不难嚼,这劲道把握的分毫不差,在享受面的劲道的同时又很容易下咽。

简单的调味料,但却就是能让人产生欲罢不能的口感和滋味。

“老规矩,大家都有份!”

杜学斌抬头看了一眼,工作人员手里都拿着一次性的塑料碗,自觉地排起了长队,像极了工地上领饭的民工,忍不住感叹,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节目组啊!

除了拉面之外,乔智还准备了几道当地的特色菜。

“这是糖醋里脊吗?”吕懿好奇道。

“不是,这是脆皮百合,外观相似,味道截然不同。

”乔智解释道。

甘州的百合极富盛名,南北朝时期的西凉皇帝梁宣帝曾赞叹“接叶多重,含露低垂,花无异色,从风偃柳。”

百合主要有四个主产区,但其他产地的百合味苦、多以药用为主。唯有甘州百合含糖量高,粗纤维少,肉质细腻,含有其它有益成份,更出名的是它的“百搭”的做法。

无论何种搭配都是点睛之笔,不仅增添口感上的层次,更为菜肴的颜值加分,烹饪出来的菜式,色、香、味、形俱佳。

随着冬季的到来,正是食用百合的好时节。

橙红色的包浆,裹着白玉般的百合瓣,从外形来看极有食欲。

吕懿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块放入口中,牙齿轻轻一咬,汁水就出来了,“好吃啊!”

辛怡和李梦甜也对这道菜很感兴趣,不一会儿这道菜就被风卷残云般消灭。

“我很少吃早餐,今天吃得太饱了。”李梦甜在吃方面一向很节制,或者说大部分女艺人都会注意控制饮食,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,美食是美女的天敌。

但,乔智的厨艺实在太棒了,为了他做的菜,李梦甜愿意事后努力减肥。

乔智见众人对早餐满意,心中大定,诸多菜系当中,乔智对陇菜很陌生。因为地理环境的缘故,陇菜以面食和牛羊肉为主,像鱼类的做法极少,比较有名的如黄河大鲤鱼,因此对面食的功底要求很高。

乔智昨天尝试了羊肉泡馍,今天尝试了牛肉拉面,对陇菜的烹饪原理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。

……

吃完饭后,按照节目组的安排,嘉宾们上午前往附近的农庄摘果子。

来到了农庄,望着满园的硕果,众人的心情变得更好。

元景曜和杜学斌身先士卒,摘了不少白兰瓜。

白兰瓜,外形美观,瓜糖盈口,清香扑鼻。嘉宾们在果园现场吃掉了好几只。

也出现了点小意外,吕懿在摘香水梨的过程中扭伤了脚踝,经过简单处理之后,没有太大的危险,但没法参与剧烈的运动。

下午几个嘉宾采购晚餐的食材,招待基地附近的村民,吕懿没法出行,留在基地帮乔智打下手。

“其实我是故意在摘梨的过程中,从树上率下来的!”吕懿凑到乔智的身侧,轻声说道。

乔智没好气瞪了吕懿一眼,“我才不信。”

“你没那么好骗嘛。”吕懿皱眉叹气道,“回去之后还得拍戏,如果我变成一个瘸子,肯定对工作有影响。”

“那也没辙,谁让你跟假小子一样上串下跳,拦都拦不住。”乔智恨铁不成钢地说道。

“嘿嘿,你别看我现在水灵灵,温柔可人。我小时候还真是个假小子,喜欢跟男孩子扎堆,摸鱼掏虾,上树摘果子,这些事都干过。”吕懿佯作粗声说道。

“啧啧,长歪了容易,像你这样长直了的,极为少见!”乔智感叹道。

吕懿哼了一声,没好气道:“你还真会挖苦人!讨厌。”

准备工作中,来了一个长相很娇俏的当地女孩,她偷偷地盯着吕懿打量,“我认识你,你是跳舞特别

好看的吕姐姐。”

吕懿见小女孩很可爱,蹲下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,今年几岁,怎么没去上学啊?”

小女孩停顿数秒,“我这个人笨,所以你千万不要一次性问我很多问题,我都不知道回答哪一个问题了!”

吕懿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顶,笑道:“那你先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“我叫刘婉,今年九岁。”

“噗,我才问第一个问题,你倒是会抢答了。”

“怎么没去上学?”

“魏老师病了,所以今天我们放假。”

“你们学校里面难道只有一个老师吗?”吕懿错愕道。

“有好几个老师,但魏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,我们班上的数学语文都是他教,其他老师忙不过来。”刘婉轻声解释道。

乔智和吕懿对视了一眼,走到小女孩的身边,轻声道:“你们学校远吗?能带我们去看看吗?”

小女孩微微颔首,“有点远!每天要步行一个小时呢。”

吕懿有些心疼地叹了口气,走到江涛的身边,与江涛道:“能不能帮我问到小女孩的学校,我想回去之后给他们捐赠一些东西。”

江涛瞧出吕懿是真情流露,“我等下就让工作人员跟小女孩的家人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突然出现的变故,和节目的宗旨有些冲突,话题带来了一些沉重之感,但江涛决定在后期要加入这部分的内容。

或许会有违节目的基调,会劝退一些观众,但作为一个节目导演,他也知道自己身上肩负的使命,不仅要传播快乐,而且还要传播正能量。

刘婉帮着乔智洗菜、切菜、生火、打下手。

很难想象九岁的女孩会如此懂事乖巧能干。

辛怡等嘉宾采购返回,发现基地多了一个小客人,刘婉的性格外向,很轻松便和其他嘉宾融入在一起。

得知吕懿准备援助刘婉,杜学斌拍着胸脯,承诺:“我要给这个村庄建造一所希望小学。”

李梦甜轻声笑道:“杜老师,要不算我一份?”

杜学斌哈哈大笑,“这算是夫唱妇随吗?”

李梦甜面颊一红。

在电视剧中,她和杜学斌扮演了一对年龄相差了二十岁的老夫少妻,上综艺是为了电视剧做宣传,两人在节目中以夫妻相称,倒也不算出格。

晚上乔智给村民准备了地锅鸡、手抓羊肉、烧鸡、五丝驼峰、火烧蕨麻猪等甘州的经典陇菜,村民们吃得酣畅淋漓,赞不绝口。

晚饭结束之后,乔智给几人准备的也夜宵是“烤肉”,以牛羊肉为主。

吃肉一时爽,减肥火葬场……

李梦甜驱走万恶的念头。

下定决心,放飞自我。

让减肥滚一边去!

羊肉串滋滋冒油珠,本以为会油腻,但一入口只有焦香,既脆又嫩的感觉。

羊肉串一定要肥瘦相间,肥的部分嚼起来松软,清爽的胶质感又带着肉香,瘦肉脱了水极有较劲,带着焦香气息,加上果木炭的香味,再洒上一点粗盐提味,味道简直不要太美妙。

ttshuo

Post Author: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