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Loader

三个时辰之后,归无咎将案上簿册卷轴,一一整理完毕。

黄莺诞生蜕皮之后灵智初生,比先前不知聪明了多少。

生物有灵与否,差别极大。黄希现在趴在地上,嘀嘀咕咕什么,时不时又传来清脆的碰撞声——原来她是在教黄莺打弹珠。

只是,黄莺似乎不喜欢用前足拨动弹珠,而是每每转过身来,用更为矫健的后肢用力一磴。

但是如此一来,准头自然就大大欠佳。黄希音自然赢多输少。也不知此兽是真的懵懂,还是深知黄希音好胜的习性,孤邑相让。

约莫花费了半日时间,归无咎旁敲侧击,又借黄希音之手几经试验。对于“黄莺”这异兽的能力有了更清晰的认识。

黄莺现在虽然具备穿越空间壁障的能力,但是也仅限于层次较低的纳物戒、乾坤袖囊、御兽环之类的物品。对于更强的空间壁垒,就无能为力了。

至少,对于归无咎自小界之中取得、高柳等人用意贮藏灵石的芥子空间阵旗,小家伙暂时还无计可施。据说得三十年之后第二次蜕变,方能做得。

至于清莱台洞府,这相当于天玄境界的护府之阵,却要等到三百年后三蜕其身,才能自如穿渡。

所以这小家伙纵然刚才有逃离之心,想要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还是要先伪装成石头,等到归无咎某一日大开禁阵,才能觑到机会。

确认了这一点,归无咎暗暗松了口气。

但即便如此,一只年齿三百余岁的异兽,就有了随意穿遁天玄上真府邸的能力,也着实是骇人听闻了。

氧气美女亲近大自然外拍美图

至于此兽气运观望的奇异神通,强弱分殊,却取决于三个条件。

其一是黄莺的修为。每一次蜕皮之后,它便神通大进,气运观辨之功,也能提升数倍。

其二是所观望之人与黄莺的熟悉程度。愈是熟悉,观望气运就愈加清晰。

其三,是所观望那人,处于何样的命运轨迹、及“形势”的变化中。

这一条说来玄妙。冥冥之中,命运宛如一副枷锁。如今日的黄希音一般,机缘、道术、尚未定型,蕴含着无限可能,才是生灵最为自由的状态。故而以现在黄莺的修为,便只能看到黄希音五年之内的气运吉凶。

但是若是对于入世已深,神通道术、交游缘法已经走上正轨之人,道途道术有了惯性,变化的可能逐渐减少,黄莺的观望之功,就能提升了许多。

譬如归无咎的修为虽较黄希音更为深湛,但是对于黄莺来说,观辨他的气运不是更难,反而变得更加容易了。

归无咎忽而生出兴趣,对着黄希音道:“这小家伙在为师洞府之中住了许久,不如你教他观望一下,师父的气运吉凶如何?”

黄希音一呆,旋即丢下弹珠即将黄莺抱了起来。一身气息牵引,口中嘀嘀咕咕一阵。

不久之后,随着一阵神意波动。黄希音转过头来,大声道:“师父。黄莺说能够看见你十三年内的气运吉凶。还说能够看到你在十三年内,将会迎来一件对自身命运有着重要影响的大事。”

归无咎眉毛一挑。和阮文琴的终战,乃是在十二年后。这小东西却说能够观辨一十三年的气运,那就是将此事也包含进去。若是所指应在这里,倒也有趣。

于是便问道:“吉凶如何?经历什么大事?”

黄希音吐了吐舌头,有些为难道:“黄莺不肯说。”

旋即又补充道:“是一件黄莺不喜欢的事。但是对师父你来说,却不是坏事。”

似乎怕归无咎迁怒黄莺,黄希音连忙将黄莺抱了起来,藏在怀中。灵动的双眸中分明包含警惕。

归无咎自然不为为难这小家伙,淡然一笑道:“不说便不说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归无咎的道途,遇机缘则纳之;遇荆棘则斩之。若是有一个稍稍照亮前路的机会,得以趋吉避凶,那自然是大善;若是无有,他也不会介意。不外乎一身当之而已。

接下来的一段时日,黄希音修行道法之余,归无咎尝试着将她灵形境界的修行典籍说与她听。遇到疑难分歧之处,归无咎并不说出自己的意见,似乎是考较黄希音自己的判断。

这些疑难之处,不是寻常的道术疑难症结,而是这部功法本身的缺陷,模棱两可的歧途。其中玄机,正是归无咎自己也无把握断定是非,才兼容并举。

为了保证这部功法的绝对高度,百家道术之精华,归无咎从来都是抱着宁滥勿缺的态度。丛脞两可,也就不可避免了。

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归无咎对于其中的分枝之处,就没有倾向性了。

虽说归无咎是因为没有绝对的把握断定是非,这才包容兼备;但是其中哪一条道路可能更好一些,归无咎心中依旧有好恶取舍。只是处于谨慎,没有妄下决断而已。

将这些经典一一讲述考验,结果令归无咎放心了许多。

因为黄希音虽然对于功诀中的道理还是一知半解,但是她半想半猜,所做出的选择与归无咎十有**都是相同的。

这是道缘高度所致。

论天下道术之奇,总有超越范式、意想不到之处。别的不说,就现在归无咎与黄希音面临道术歧途的选择,十次中也有一两次并不一致。

因此黄希音的修行,自然也不可能尽如猜谜射覆,单凭道缘之念,摸着石头过河。凭借“利则广纳、弊则迁化”的天生道则,一一相试,才是最后一道关门。

但若能凭借至善之道缘,先行蒙中七七八八。归无咎另有一法与之配合,自然能为她的修道,减轻负担。

归无咎现在,的确是有些相信“黄莺”的预言了。

……

忽忽然,已经是一月之后。

云台座前,归无咎朗声道:“希音,过来。”

黄希音小步快跑来到近前,还没来得及问发生了何事。便见到归无咎伸出一个手指,附着莹莹清光,点在自己的额头上。

黄希音蓦然一惊,脑海之中晕晕沉沉,似乎多出了一段奇妙的记忆。恍然间,自己的身躯变成另外一个人,感受着修为增长时,每一个阶段最为真切的状态。

归无咎抚摸着黄希音的脑袋,道:“不是口口声声要超越‘归无咎’么?修炼到哪一步,自行比对,方便得很。是也不是?”

黄希音又喜又疑,又有些不知所措。

这些事,归无咎在“黄阳宗”改名为“翼门”之日,就做过一次。但是那是寄存于典籍簿录之中。黄希音身为他的开山弟子,待遇自然不同。

归无咎是把自己修炼途中每一步的感受体验,直到结成金丹为止,尽数化作神意图形,传渡到黄希音的脑海中。

所见之鲜明深刻,远远超过观览典册。

虽然有了“利则广纳、弊则迁化”的道则辅佐,但是还有至关重要的一事不可轻忽——那就是“矩尺”。

所谓“至善之境”的矩尺。

归无咎之所以试了黄希音的道缘抉择,许为上佳,由是心中欢喜。正是应在这里。

若无这一矩尺,黄希音纵然在歧途之中做出选择,总也要将数法门一一试过,才能断定优劣;但是有了归无咎的“经验”浮现目前,那就不一样了。

更重要的是。如此一来,只要赶上归无咎的脚步,黄希音会无比确信,自己是达到了每一重境界的最巅峰。这种信心真实不虚,有所依傍,决计不会为任何心魔外力所动摇。

归无咎心意一引,又将小铁匠唤了出来。

归无咎笑问道:“归某即将远行出游一趟。不知道璇玑真人是与我同行,还是留在洞府之中?”

小铁匠目中放光,喜道:“谁要呆在洞府之中?自然是出去游走、多多见识一界风光为上。”

小铁匠还有一个理由没有说出口。开元界中时时有道尊大能坐镇,虽然只是一具分身,也轻易不会搅扰旁人,但是终究令他很不舒服。

归无咎缓缓点头,道:“也好。”

按理说,这件混元真宝留在洞府之中统御阵门枢纽,才能让归无咎放心。但是小铁匠博闻多识,善辨品物。

除此之外,他虽非斗战之宝,但法宝真灵灵性十足堪比真人。应急之下,也能提供相当不菲的助力。

将他带在身边,对归无咎是极大的助力。

归无咎略一思忖。念动口诀。清莱台洞府的阵门,忽然若隐若浮地显现出来。生出一重变化之后,云雾消散,又重新隐匿藏机。

这座洞府的阵门机关,并非一成不变。依照一道堪为枢纽的口诀,可演化出极为繁复的变化。归无咎此时暗暗运转法诀,将阵门机关枢纽作一转变。

将黄采薇唤来,将新变更的门户口诀暗中传授于她。这株“芎薇”精怪与归无咎定下契书,心灵相通,最是可信。

嘱咐道:“唯有迎来送往、宾客之礼,书信投递,方可启了一道阵门缝隙,收纳进来;余时定要牢牢关闭。”

“尤其是黄希音,不可令其随意外出。”

黄采薇见归无咎说得郑重,不敢怠慢,连忙应下。

清莱台,虽然号称是一处“洞府”,但并非是逼仄的穴居之地。对于真气、灵形境的低阶修士来说,面积其实极为广大。

尤其是山上群殿,和各处山道、山景,就算赏玩一年半载,也不觉得乏味。更何况洞府之中,还有许多新奇之物和十多个伙伴,以及向来亲近的黄采薇、黄莺,想来黄希音并不至于憋闷。

但是就怕黄希音小孩心性发作,所以不得不仔细防范。

黄希音虽然聪明伶俐,也知晓厉害,但毕竟年幼懵懂。面对洞府中这些没有什么城府的小伙伴,自然能够做到守口如瓶。但若是孤身外出,和如荀申一流的厉害人物打交道,难免露出马脚。

虽然黄希音初生时浑浑噩噩,对于九宗文明这些要害信息所知甚少。但是单就她知晓归无咎并非云中派嫡传,乃是后来迁徙进来,就是一件麻烦事。

没奈何,只得将她牢牢锁在洞府之内,安心修行一段时间。其实历数过往时日,她两三载之内也就出过数回远门,其实差别不大。

做好一切准备,归无咎也可以放心出行了。

……

Post Author: admin